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

大挑战:成功与惊喜

Peter Singer
2014 年11 月25日

2013年年初,我与Harold Varmus, Elias Zerhouni, Rick Klausner, Patty Stonesifer, 和 Elke Jordan在华盛顿的一间不起眼的小办公室里一起工作,我们那时候刚刚开始设计大挑战公益计划的雏形。同年,比尔•盖茨在达沃斯宣布了这一公益计划。从这一刻起,参与大挑战的准备工作成为了我人生中可以被津津乐道的一件事。

如果我们往回追溯,就会很清楚的发现,大挑战成为了改变世界健康领域的分水岭。在2003年之前,尽管有像疫苗这样的伟大发明,但是民众对世界级科学发现的重要性持怀疑态度。这种态度是将维护公众健康的方法推广到世界健康领域的一大阻碍。而大挑战的出现,发挥了比任何其他单独的发明都要大的作用——确立了科技和创新在全球健康领域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大挑战公益计划已经赢得了很多成功,大家可以去Steve Buchsbaum写的博文中阅读一些成功的案例。当然,在创新的过程中,失败是常事。科技创新大挑战这一公益模式也经历过许多失败,也获得了很多经验教训。不过最终,大挑战还是带给了我们一个大惊喜!

下面是在过去十年中,我们从大挑战中收获的一些原则性的经验:

1. 富有策略性且精心设计的大挑战公益模式既将重点放在了发展问题的研究上,又聚拢了世界上最优秀的学者和创新家。科技创新大挑战模式将重点放在解决已经细化过的问题上。这种方法将所需解决的问题直接带到了相关领域的科学家、组织机构面前,便于他们用科技和创新的思维方式去解决它们。当这些问题得以解决,我们所生活的世世界也会大大变好。

2. 大挑战所资助的每一个项目都是通过面向所有人征集创意,然后以透明的评选方式所选出的好点子。大挑战并非意图解决世界上那些最紧迫的发展问题,但我们愿意承担风险,资助好的创意,并开发出创新的解决方案。大挑战模式旨在激发出更多具有创新性思维的解决方案。

3.出资人、创新家还有其他利益相关方的积极合作可以加速整个创新解决方案开发和应用的进程,并且确保开发成果会服务于那些最需要它们的人。公众、私营部门、学术界和公益部门必须通力合作以加速开发那些为最穷困人民提高生活质量的解决方案,并将其进行推广。

4. 科学上的至臻完美只是大挑战选择项目的一个方面,项目本身能否取得预想规模的推广和影响力是另一个选择的维度。成功候选者所展示的项目不仅要有一系列严谨的科学论证,也要有可以帮助最穷困地区人民的潜质。正如投资商业和社会创新可以看到规模性的影响力,投资科技创新将会增强这些项目在拯救生命或提高人民生活质量上的影响力。

5. 研究者和创新家们保证他们的项目硕果可以服务于那些最穷困的人。通过与行业建立关联(这种关联既可以是搭建私营部门和公共部门的合作,也可以是直接投资于一个企业),可以创建一些可持续发展的企业,或者可以减少将研究成果变为现实产品,并产生影响力的时间。这其中的关键在于,找出一套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通用的策略,以此来保证最贫困的人群也可以因此受益。

 一路走来,我们已经经历过不少教训。比如说:最原始的大挑战为每位成功者都准备了2000万美元的资助。现在我们已经知道没有一个方法可以适应于每种环境。所以,对于应对某个挑战的创新想法,我们会先给出10万美元的试错金,用于证明这个创新想法的可行性——正是这样的经验启迪我们开设了探索大挑战项目和加拿大大挑战(Grand Challenges Canada)的全球健康之星(Stars in Global Health)项目。

将更多注意力放在识别生活在发展中国家的,亲身经历着这些挑战的发明家身上。这些发明家们对当地的状况有着更好的了解,这直接影响着解决方案的可持续性和可推广性,包括解决方案的可负担性、推广渠道,本地的文化及其它因素。 

更好的将科学技术上的创新和社会经济上的创新相结合。随着大挑战的范围由单一的科技(最初的大挑战有一半资源用于疫苗的研发)发展为将女性、新生儿、儿童和女童这样的最终受益人也纳入到其范围,我们清楚的看到了激发社会、商业、金融与科技的综合创新可以产生更大的影响力。 在加拿大大挑战中,我们把它叫做“综合创新”。

大挑战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取得了重大成功,给了我们一个大惊喜。2008年,加拿大成为了第一个将大挑战的模式用于协助开发发展项目的国家——加拿大大挑战在2010年正式启动。另外,美国国际开发署发布了以发展为要务的大挑战——这证明大挑战的模式可以应用到多个领域,包括健康、农业、能源、教育甚至政府及冲突上。挪威、瑞典、英国通过发起挽救婴儿生命以及其他的大挑战话题,也加入到了这场大挑战应用潮中。印度和巴西则在自己国内启动了他们自己的大挑战。就在最近的几年中,伊朗、西非、秘鲁也启动了大挑战。不仅如此,东盟地区也在考虑启动他们自己的大挑战。 

从比尔•盖茨十年前燃起的星星之火开始,大挑战已经在世界范围传播开来,且时至今日这种传播还在继续。全球目前所面临的巨大挑战是单凭任何一个组织或国家的孤立作战所解决不了的。大挑战为所有利益相关方——公共部门或私营部门,南方各国和北方各国,资助者或者创新者——提供了一个平台,使大家可以合作解决全球挑战。大挑战的核心是对创新的解决方案进行全球性管理,并产生影响。 

目前立即可受益于大挑战模式的机会是“后2015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实施。这些目标的制定将在2015年联合国大会前完成,并作为未来15年的行动指导。在这类目标上,我们往往过多的侧重于对目标制定策略的讨论,而对执行策略的讨论较少。目前,讨论重点渐渐转移到了执行层面。在应用科技和创新解决全球挑战方面,没有比大挑战和其合作方提供的平台更好的了。
 
  • 标签 Grand Challenges
  •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