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

直到我们抛开耻辱,才不会让艾滋病病毒肆意蔓延

David J. Olson
2014 年12 月4日


年初的时候,我在肯亚首都内罗毕郊外的一间以服务男同性恋为主的收容中心遇到了Eugene和Dominique。

23岁的Eugene定期到收容所领取安全套和润滑剂,进行关于艾滋病的咨询和检测。有时,他还会介绍其他男同性恋到收容所。目前,Eugene并未携带艾滋病病毒。

26岁的Dominique同样也是该家收容中心的常客,他曾在这里接受过性病治疗。每个月他都会来收容所检测艾滋病病毒。他和Eugene一样,也并未携带艾滋病病毒。

在肯尼亚,大多数男同性恋迫于舆论压力和社会偏见而不愿对外表露其性取向。在内罗毕,克苏姆和其他都市,如果不是少数一些对同性恋开放的收容所存在,这些人根本没有机会享受医疗健康服务。原因非常简单,因为多数医疗服务机构对待同性恋患者并不友好,甚至可以说是存在敌意。因此,大多数的男同性恋者无法遇到对他们友好的医疗服务机构。

肯尼亚NGO艾滋病协会称,在肯尼亚40%的男同性恋患有艾滋病。同时,男同性恋和监狱犯人占到新发艾滋病病毒感染人数的15% (事实上,在社会大众眼中,男性同性恋者和囚犯是归为一类的)。整体而言,5.6%的肯尼亚人患有艾滋病。

男性同性恋,艾滋病病毒携带者,性交易者,变性人,瘾君子,年轻人,偷渡客和监狱犯人都是艾滋病病毒易感染人群,也是受艾滋病病毒影响的高危群体。因此,他们是艾滋病相关服务的主要受众群体。

国际艾滋病联盟在人权方面的高级顾问Enrique Restoy谈到,“当前的矛盾在于这个受众群体常被定性为犯罪人群,是最难接触到艾滋病治疗项目的群体之一。当我们想要关注到他们的时候,长期以来的歧视使他们逃避医疗救助和服务,导致项目无法长期进行,群体不能接受治疗,从而使他们的处境变得更加危险。”

因此,在墨尔本举办的第二十届国际艾滋病大会上,艾滋病病毒感染关键高危人群将成为主要议题。

同时,我们不能忘记那些常常被忽视和边缘化的青年男女。如同其他关键高危人群一样,这些年轻人也很容易受到歧视并被医疗服务机构拒之门被外。其中的缘由有可能因为他们太过于年轻,或者需要父母的允许(才能收治)。  LINKUP项目的建立正是为这些年轻人争取他们应当享有的健康服务。

不幸的是,全球的77个国家仍旧认为同性恋是违法行为。过去几个月,乌干达印度尼日利亚对同性恋者施行严酷的处罚,而其他国家正在讨论将此立法。令人难以理解的是,印度在公布禁止同性恋性行为之后的几个月,还将变性人群体裁定为第三种性别

肯尼亚政府的做法与以上国家形成鲜明对比,它正在让公共健康福利惠及更多的高危群体,包括男性同性者、瘾君子以及性工作者。之所以下决心这样做是因为现有的证据已经让他们了解到,只有让这类群体接受医疗服务而不是放任自流,公共健康系统才会得以发展。

2010-2011年期间,在肯尼亚内罗毕和克苏姆地区,从生物学和行为学的角度,首次对艾滋病和性病的高危人群进行了调查,他们当中包括男性同性恋者,注射吸毒者,女性性工作者。本次调查显示:

  • 过去的12个月里,在内罗毕地区只有13%的男同性恋者曾经到过愿意接收男同性恋者的诊所或收容所。
  • 70%的男性同性恋者通过诊所或收容所服务领取避孕套,61%的人领取润滑剂,81%的人了解到预防艾滋病病毒和性病的信息。
  • 在肛交的性行为中避孕套的使用率相对较低。
  •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只有40%的男同性恋者在性交易中从始至终佩戴避孕套。

根据这份报告可以知道,预防艾滋病的工作重点应该集中在减少性伴侣和增加使用避孕套的频率(不管是异性还是同性)这两方面。同时,目前针对男同性恋者的治疗项目应该在高危受众群体中加强避孕套计划的宣传力度。

2014年国际艾滋病大会发起人发布《墨尔本宣言》时说道:“所有女性、男性、变性者、雌雄间性人和儿童都应享有同等权利,接受平等的防艾信息和关爱治疗服务。”

当所有公民的人权都受到尊重的时候,我们才能迎来不受艾滋病病毒威胁的新一代。

国际艾滋病联盟刚刚发表了一个名为艾滋病病毒和人权的指南,你可以点击这里进行下载。点击这里,了解更多盖茨基金会在艾滋病方面的工作战略。


 
  • 标签
  •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